深陷松沼同时纠结人生

头像出自举头三尺无地心太太,你好呀ww´-ω-`)

嘉德罗斯中心|谁偷走了我的大罗神通棍

很棒!

电浆阵雨39:

嘉德罗斯中心。
第一次写凹凸,请多指教!


-
  1
  我的名字叫做雷德,是凹凸大赛的一名参赛者。我有一个老大,他叫嘉德罗斯,我还有一个未来的女朋友,她就是可爱可爱超可爱的祖玛。在老大和未来的女朋友的呵护下,我茁壮成长,开心又幸福。
  但是,天有不测风云,就在那么一刹那,我幸福的生活便遭到了破坏。当我一觉睡醒后,我发现——
  我的老大,变成了一个小仙女。
  
  雷德是被嘉德罗斯摇醒的。
  甫刚睁开眼,他便看见了满脸焦虑的嘉德罗斯和一旁的祖玛的腿——原因也不过是嘉德罗斯的脸占据了他视野的四分之三,这不仅造成了一个几乎要吻上的尴尬局面,还损害了祖玛的出镜率。于是雷德有些尴尬的将身体朝后挪了挪:“老大,这,这,你看这不太好吧?我毕竟是一个堂堂七尺男儿……”
  “闭嘴。”嘉德罗斯不耐烦的说。他站起身,和雷德拉开距离,“你发现我有什么变化没有?”
  “老大今天的发型超帅啊!”雷德说。
  “……”嘉德罗斯说,“不是这个。然后呢?”
  “老大今天的围巾超帅啊!”雷德说。
  “……”嘉德罗斯说,“不,也不是这个……”
  于是雷德继续往下扫视。当他看到嘉德罗斯手里所拿的物件后,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:“天啊!老大,你怎么变成小仙女了?!”
  嘉德罗斯:“……”
  雷德自知失言,但他反应很快,连忙又补充了一句:“没关系老大,你配粉色一样超帅的啊!”
  嘉德罗斯:“…………”
  嘉德罗斯很显然想施展一下自己的拳脚,但又克制住了自己,这可真是难得。他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里的仙女棒——没错,仙女棒,粉色的,质地晶莹,还自带kirakira的特效,一看便觉价格不菲:“……先不谈这个。现在有个更重要的问题——”
  嘉德罗斯说不下去了,显然这个事情让他觉得异常耻辱。所以雷德很好的引出了话题:“老大,你的大罗神通棍呢?”
  “……”嘉德罗斯吸气,呼气,咬牙切齿,“被偷了。”
  “有人趁我们昨天睡觉的时候偷走了我的大罗神通棍,并留下了这根仙女棒。”
  
  事态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。
  那根仙女棒在三人中间传递着。嘉德罗斯掰了掰它,没掰断,顺手传给了雷德;雷德咬了咬,没咬碎,顺手传给了祖玛;祖玛面无表情但还是有点儿嫌弃的接过那根惨遭雷德蹂躏的仙女棒,轻轻敲了敲。
  “……空心的。”祖玛说。
  “也就是说,里面可能有东西?”雷德分析,“我打开看看。”
  他对那根棒子又敲又打了一会儿,终于在末端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。他按下凸起,便有一个凹槽从棒身中弹了出来,里面装着一张字条。
  
  嘉德罗斯:
  你好!
  借你的大罗神通棍有一用,因事态紧急,只得在不告知的情况下拿走。
  我们用的是专门禁锢元力武器的道具,所以你无法召唤、也无法感应到它。不过不要焦躁,生活很美好,我们特意给你留了一根仙女棒,来帮你填补大罗神通棍不在时的空虚与寂寞,还请好好使用它。
  大罗神通棍在用完后便会归还给你,还请谅解。
  
  没有署名。字条的背后有一个地址。
  看完了字条的嘉德罗斯超级生气。他说:“这群渣渣是不是不想活了!”
  “老大冷静!”雷德赶快安慰他,“要不,我给你唱首歌?”
  “……”嘉德罗斯说,“你唱。”
  “我有一根仙女棒,变大变小变漂亮♪”于是雷德真的清了清嗓子,开始唱歌。时间静止了,雷德陶醉了。
  嘉德罗斯:“……”
  祖玛:“……”
  祖玛召唤出自己的剑:“嘉德罗斯大人,您不用亲自动手了,我来吧。”
  “哎哎哎……祖玛,别、别别别!”雷德连忙一个后跳,“我这不是也想安慰老大嘛!”
  嘉德罗斯恨恨的将仙女棒朝雷德的方向一挥:“闭嘴!先不谈其他的,它会变大吗?你的歌词根本就……等等。”
  雷德说:“我靠。”
  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根仙女棒迅速的伸长、变粗,一下子成了六个大罗神通棍普通形态的超级叠加版。面对朝自己迅速生长的仙女棒雷德连忙就地滚了一圈以免被戳死,他看着仙女棒闪着冷光的星星尖端,有点儿惊魂未定:“我去,这是个什么玩意儿?!”
  嘉德罗斯显然也吓的不轻,不过他还在尽力维持自己的领导者形象:“……我也不知道???”
  雷德说:“老大你看,它会变大耶,和大罗神通棍一样、和我的歌词一样。”
  嘉德罗斯有点儿虚弱:“不许侮辱大罗神通棍……”
  似乎是感觉到了嘉德罗斯的嫌弃与厌恶,那根仙女棒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了起来,直到和普通形态的大罗神通棍一样大才停止。雷德说:“看起来它还挺善解人意的嘛。要不老大你先凑活着用一会儿?它虽然打击力不强,但可以用来戳人呀。”
  嘉德罗斯:“……”他气呼呼的按照习惯反手把手中的棍状物反背在身后,“我们走!去那个纸条写的地方。”
  雷德:“……”他其实有点儿想阻止嘉德罗斯把那个棒子背在身后,可是旁边的祖玛已经开始了偷拍。他看了看浑然不觉的嘉德罗斯,又看了看拍嘉德罗斯拍的不亦乐乎的祖玛,只好叹了口气,迅速跟上了他们的步伐。
  
  2
  格瑞:“……”
  嘉德罗斯:“……”
  此时嘉德罗斯已经赶到了目的地——那地方并不远,而在目的地他见到了格瑞。格瑞显然被这三个不速之客弄的有点儿懵逼,他和嘉德罗斯对峙三秒,转身就走。
  “我今天不打架。”格瑞说。
  嘉德罗斯:“……”他也没说要打架好吗!而且就算他现在想打,没有大罗神通棍也打不起来。但他还是出声制止:“你等等!”
  格瑞的脚步顿了顿,但并没有停,只是留给嘉德罗斯一个冷酷无情的背影。
  嘉德罗斯继续喊:“你有没有在这里看见有渣渣拿着我的大罗神通棍?!”
  说实话,元力武装丢失这种事情随随便便告诉别人并不是个明智之举,但嘉德罗斯很清楚格瑞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。果不其然,格瑞的脚步停下了。他转身:“什么?”
  “有人偷了我的大罗神通棍。”嘉德罗斯说,“留下了一张字条,上面有写着这里的地址。还有一个……雷德,那玩意儿呢?”
  雷德说:“……老大,在你背上……”
  嘉德罗斯:“……”
  嘉德罗斯:“……?!?!?!”
  嘉德罗斯大惊失色:“你说什么?!?!?!”他伸手去摸,果然摸到了仙女棒熟悉的质感。他说:“是谁……什么时候?!”
  “……老大,”雷德超小声超小声,“就刚刚,是你自己……”
  嘉德罗斯赶快取下那个该死的棒子,可是格瑞已经目击到了这滑稽的一幕。
  
  格瑞:“……”
  格瑞:“噗。”
  
  ……他刚刚笑了吧?!是笑了吧?!?!嘉德罗斯看着格瑞那张毫无表情波动的面瘫脸,恨不得一仙女棒把自己戳死。不过他还是及时调整好了状态:“你到底见没见过?”
  格瑞毫不犹豫:“没有。”
  嘉德罗斯却将信将疑:“真没有?”
  格瑞说:“对。”
  嘉德罗斯说:“也是,你得陪着那个大厅的渣渣,想必也……”
  格瑞飞快的打断他:“不在金那里,金也不在大厅。”
  嘉德罗斯:“……”他这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嘉德罗斯说:“雷德,祖玛,我们去大厅!”
  
  3
  大厅里一向很热闹。嘉德罗斯在人群中疯狂奔跑,雷德和祖玛跟着他,再后面是担心金的安危所以一路追杀他们而来的格瑞。放到平时嘉德罗斯一定对这难得的干架机会求之不得,只可惜现在大罗神通棍才是第一位的。嘉德罗斯左拐拐,右拐拐,很快就借助人流甩掉了格瑞,也甩掉了自己的方向感。
  “虽然不太明白金在哪,也不知道金拿这个有什么用,但是有一件事可以肯定。那就是——”雷德说,“老大,大罗神通棍在那里!”
  嘉德罗斯循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,发现在空中悬浮着一根熟悉的棍子,棍子旁边悬浮着一层白色的光,上面还挂着一张“10m高度限行”的牌子。
  嘉德罗斯:“……”
  嘉德罗斯说:“这是在干什么啊?”
  雷德和祖玛显然也挺无语的。雷德是难得无语,祖玛是本来就无语。
  “……那个,”雷德说,“这该不会被当成交通用具了吧?”
  嘉德罗斯气极。他只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:“走。我们去夺回来!”
  
  嘉德罗斯一行人来到大罗神通棍下,果不其然看到了金的四人小队。格瑞正在一边“爱抚”金一边教训他:“你怎么真把大罗神通棍偷过来了。”
  被“爱抚”了的金超级委屈:“我这不是为了把你的烈斩换过来嘛!正好寻找目标的时候看到了这棍子,他之前还经常找你麻烦,我不就……”
  格瑞说:“我还以为今天早上你拿的是仿制品,没想到是真的。”
  金说:“当然是真的啦。而且我觉得我也不是白白拿走的嘛,凯莉还送了他一个仙女棒呢,里头有欠条,还有地址。”
  格瑞无语:“那你也不能去招惹那个神经病……”
  “不不不,格瑞。”金说,“我这么做是有理由的!你看,他的实力就算丢了元力武装也不会有太大危险,再者,我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——你看这个棍子像不像那种专门限制高度的杆子,他们三人像不像红绿灯?把他们引过来,再搁这棍子底下一站,挨个出列,绿黄红!绿黄红!绿黄红,绿、绿黄红……”他没能绿黄红完,因为绿黄红此时正站在他面前,想让他完。
  格瑞抢先一步,挡在了金的面前,两伙人开始了无声的对峙。嘉德罗斯眯了眯眼睛:“你们最好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……”
  
 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。
  昨天下午系统再次遭到入侵,入侵者溜达了一圈,衍生出了危及整个大赛的怪物又丢下句“不玩了没意思”,拍拍屁股就走人。为了镇压怪物,裁判长丹尼尔只得建造出了一个法阵,但这法阵需要参赛者的元力武装提供支持。只要将元力武装放到阵法中央,就能把怪物缩小到10m高,并有效限制它的行动。
  “是这样的,这需要非常强大的元力武装,所以他们一开始盯上了格瑞的烈斩,并强行没收走了。”紫堂幻解释道,“我们当然不愿意,就提出了一物换一物。”
  “所以你们就盯上了大罗神通棍?”嘉德罗斯超生气,“看来不让你们这群虫子领会一下……”
  “等等,嘉德罗斯,冷静一下。”
  眼看两队人马上就要打起来,一个人的声音却阻断了事情的继续恶化。金抬起头:“……丹尼尔?”
  
  “金他们也是为了凹凸大赛的大家着想,所以嘉德罗斯你也不要太怪罪他们了。”丹尼尔温和的说,“但现在如果你一定要拿走大罗神通棍,恐怕不可能,我们还需要它的帮助。”
  “那如果我们也用其他武器来代替它呢?”祖玛突然开口,“嘉德罗斯大人不能缺少大罗神通棍的帮助。”
  “理论上可取。”丹尼尔说,“如果你们有这种想法,我可以提供道具支持。”他一边说一边递过来一个手电筒,“按下红色按钮并将光投射到你们要掠夺的元力武装上面,再按下绿色按钮,就可以完成替换。不过为了防止参赛者的滥用,这是一次性道具,还请谅解。”
  嘉德罗斯伸手接过那个手电筒,想到自己昨天就是被这种东西夺走了元力武装,他心里就满不是滋味。想到这他他侧头看了看,金一行人已经不知何时偷偷离开了。
  “老大老大,”雷德凑过来,“那这仙女棒呢?是扔了还是?”
  嘉德罗斯却笑起来:“留着,有用。”
  
  4
  我的名字叫做卡米尔,是凹凸大赛的一名参赛者。我有一个大哥,他叫雷狮,我还有两个队友,他们一个叫佩利,一个叫帕洛斯。在大哥和两个队友的努力下,我们的团队茁壮成长,威风又强大。
  但是,天有不测风云,就在那么一刹那,我们幸福的生活便遭到了破坏。当我一觉睡醒后,我发现——
  我的大哥,变成了一个小仙女。

评论

热度(33)

  1. 深陷松沼同时纠结人生电浆阵雨39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很棒!